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黄山未来天气 >> 正文

【江南小说】撕爱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曾经以为爱恋会是很长很长的事情,沉湎在爱恨纠缠中,不能自已。可是突然的发现什么时候青春只剩下苍白,爱情把自我毁灭,才看见了怎样的一无所有……——题记

这个城市的天空,简单得近乎苍白!

仰望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灰白的天空似乎要塌落下来。那些笔直的建筑物狠狠的刺入天空,割裂城市的脸。

外面的车来来往往,空气中泛着汽油和汗涔涔的味道,闷热的让人窒息。

齐姜看着窗外,城市每天都会上演的交通事故。肥胖的司机和精瘦的司机怒目圆睁,僵持不下。齐姜看着他们嘴巴一开一合的,想象着他们在争论些什么。

兀自的好笑,只是片刻,街道又恢复了宁静,依然的人来人往,依然的繁忙和拥挤,仿佛刚才的一切不曾发生。

现实像是洪流,轰轰烈烈的向前奔涌,任何的事情不过是偶尔的石子激起片刻的浪花,随即淹没在涛声里。

齐姜收回一直凝望着街道的目光,不经意的一瞥,看到树下,站着的女子。

对着他莞尔一笑,眉目清风一样的掠过。一瞬间,飘落的花瓣落在肩上,白色的衣裙和粉嫩的花瓣。恍然,漫天的花雨,绚烂飞扬成美丽的风景,身后穿梭的车流化作模糊的光影,绞缠着飘渺的画面。

齐姜只是一愣,随即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到了。他喝下一口冷掉的咖啡,然后匆匆的走出门去。

回头,看到屹立的女子。

齐姜站在巨大的反光玻璃前面,茶色的玻璃映出他单薄的身躯,白色的衬衫有些寂寥,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理了理领带,埋着头走了进去。

齐姜,朝九晚五。

齐姜,白色衬衫。

齐姜,苍凉依旧。

大厅的警卫脸上的表情从齐姜第一天工作开始就没有变过,齐姜经过的时候,咧起嘴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呆滞。

齐姜很喜欢这种上升的感觉,站在电梯里抬头看的时候,仿佛看到了逼近的黑暗。

1,2,3,4,5……

电梯停了下来,门缓缓的打开,齐姜往外看了看,树下的女子,白衣如雪,肩上的花瓣静静的停留着。

她走进电梯,伴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女子走到齐姜身边停下来,歪着头看看他,微微一笑,眼睛眯成细细的缝,鬓边的头发折成自然而然的弧度,美好婉转。

齐姜心动的女子,天真和美好。

他想起小艾,这样的微笑,灿烂如同撕裂的阳光,戳痛眼睛,表情无辜而天真。

小艾……他喃喃的自语着。看着身边女孩诧异的眼光,轻轻的捻起肩上鲜嫩的花瓣,指甲一用力,一道深深的痕迹。指甲上残留着花瓣黏黏的汁液,还有细若游丝的香味。他拿到鼻边,嗅了嗅,然后直接塞到嘴里,咀嚼。

眼睛闭着,任由有些苦有些甜的味道肆虐自己的味蕾。

好吃么?

齐姜睁开眼睛,看到女孩好奇的看着自己,甜甜的问道。

还好……齐姜无所谓的回答道。然后看着电梯停下,头也没回的走了出去。

我……叫小爱……女孩在身后断断续续的说着。

他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女孩从电梯里跑出来,冰凉的小手摊开他的手掌,一笔一划的写着,小爱……

你不是我的小艾~齐姜摇摇头,离去。

蓝色的圆珠笔在纸上画满了奇形怪状的符号,然后在指尖旋转着。齐姜满脑子都是电梯里女子的影子,明丽的容颜,单纯的微笑。

还有小艾和小爱……

心烦意乱。

他把笔扔在桌上,把桌上凌乱的文件堆在一起,起身离去。

碎,灯红酒绿,霓虹艳影。

齐姜一个人坐在吧台上,看着舞池里交错的人群,红绿的灯光映着模糊的容颜,华丽喧嚣的生活。

透亮的酒杯在暧昧的灯光下,光芒摇晃。

碎的新主唱。

声音甜蜜而清亮,不像小艾。小艾的声音像受伤的野兽的呻吟,像是夜无边的诱惑,合着纷乱的灯光蛊惑人心。

一曲终了。

齐姜埋着头,看着杯底的冰块,被灯光染上颓靡的颜色,嘴角一抹笑意,就像小艾,倾城冷冽,妖冶魅惑。

喂~

齐姜感觉身边女子的幽香,有些熟悉,有些温暖。那天电梯口的女子……小爱……

她眉间淡淡的紫色眼影,光芒流转。齐姜的眼光停留了一下,和小艾相仿的面容。齐姜倒抽一口凉气,问道,什么事?

你还记得我么?我是小爱……

齐姜问也没问替她点了饮料,是小艾经常喝的。齐姜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却不再去看她。

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一指,笑着说,唱歌,没想到吧~

哦……齐姜的头点的波澜不惊,你仍旧不是我的小艾。

他丢下一脸错愕的小爱,一个人走出了碎。

夜晚的风清冷的吹着他的脸,卷着白天残存的热气。晚上的空气比白天好了很多了,齐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个人走在阴影里。

他,要回家。

黑夜唱黑夜的歌。

齐姜把门重重的关上,靠着门,透过虚掩的房门,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孩,双手交叠放在胸前,表情平静。

苍白的脸色在月光下变的朦胧和透明。齐姜细长的手指在脸颊摩挲着,眼神迷离。低声的念着,小艾,小艾……

小艾,睡的还好么?齐姜挑起额角的头发,露出里面血红的结痂的伤口,轻轻的吻下去。

还疼么?小艾,齐姜不是故意的,齐姜后悔了……齐姜握住她柔若无骨的手,手指冰冷,手腕密密麻麻的刀痕交错的触目惊心。

小艾,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齐姜吻下她青紫的唇,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倚着床边坐在地板上,手紧握着垂下的手。

小艾,你知道么,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叫小爱。可是她哪是我的小艾呢?小艾,我的小艾,没有人能和你相比。齐姜吃吃的说着。

眼前又浮现漫天的花雨,女孩嫣然一笑。

小艾,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那时候的你站在人群中,静美的出尘,一笑倾城……

小艾,你知道么,你在唱歌的时候像是游走在边缘的半仙半妖……

小艾,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

黑暗中哭泣的声音孤零零的响着,在房间里成悲伤的咏叹。

齐姜看着一动不动的女孩,容颜千年不老。

寂寞的房间是烟雾缭绕,齐姜在桌子旁边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看着另一端匆忙整理行李的女孩。

女孩把钥匙轻轻放在桌上,清脆的金属摩擦的声音,割着齐姜的心。齐姜抬起头,看着那眷恋的容颜,心如刀绞。

齐姜感到空荡荡的,明了的看着自己的卑微和一无所有。小艾决绝的眼神和生冷的话语,他可以装作没有看见,没有听见。只是他知道他不能失去眼前的女子。

他拉着女孩的手,近乎哀求的语调。

女孩只是冷漠的看着他,从他的掌中抽出自己的手。

不爱了,便什么都不是了!

齐姜愣着,不爱了,便什么都不是了……

就这么不爱了,呵呵~他冷笑着。好了,就这样吧!他松开手,看着女孩扭开门把手。突然扑过去,合上打开一半的门。

看着女孩受惊的眼神,眼神闪着罪恶的光。

那是第一次,齐姜有了要伤害小艾的想法。他一用力,女孩倒在地上,额角一丝的血渗出来。他看到女孩嘴角轻蔑的微笑,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他只是想让她痛,想让她后悔,想让她停留……

小艾……他低声的唤着她的名字。

女孩只是低着头,垂下来的鬓发遮住面容,在脸上投下一块阴影。

纵然是毁灭了又怎样,齐姜?

……

齐姜愕然。

那就毁灭吧!

齐姜冷冷的笑着,蹲在女孩的身边,捡起她的手,用力的握紧。

小艾,别走……

殷红的血遮住银色的反光,皓腕上鲜血如注。齐姜抱紧女孩,血淋淋的手在白色的衣裙上留下一道一道的鲜红。

渐渐冷掉的生命。

小艾,你再也不离开我了,是吧!

风起了,窗帘被卷起,跳着玄妙的舞步。

齐姜走到窗户边,拉过窗户,不经意看到楼下。昏黄的路灯下单薄的身影,洁白的衣裙,柔和的灯光亦如花雨,纷扬的忧伤。

他放下窗帘,走到床边,侧过身躺在女孩身边,静静的笑着。

小艾……

写在后面:

曾经以为青春会是很久很久的事情,肆意的享受着它灿烂,笑着哭着的,爱着自己。

曾经以为爱恋会是很长很长的事情,沉湎在爱恨纠缠中,不能自已。

可是突然的发现什么时候青春只剩下苍白,爱情把自我毁灭,才看见了怎样的一无所有……

曾是那样的爱一个人,世界是因为我们的爱情而存在。

呵……

爱情?

爱情!

分开以后,一直认定自己的伤是血淋淋的,是不可碰触,只能在月夜凄迷,或者是淫雨霏霏的日子才可以看一下。

听一些伤感的歌,看一些伤感的东西,随时的想起以前。

我怎么没觉得疼痛难忍?

我在怎么没发现泪盈满眶?

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忘记,只是那曾经的爱已经被自己用手撕碎了。

撕裂的爱情和疼痛,是那样的绝望和伤痛,就在那样的悲伤里溺水身亡,不可自拔。爱或者恨,谁说得清楚呢?

只是不能克制的欲望,想要相爱。

只是这爱,过于炽烈。

所以,

我,撕爱……

上海中医癫痫专家
女性癫痫该如何防护
治疗癫痫吃什么药效果好

友情链接:

无忧无虑网 | 科学探究实验室 | 全民英雄副 | 莲秀图院船袜 | 充值平台 | 健康周刊 | 女性泌尿道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