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马王堆辛追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微笑向暖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接到他出事的电话时,她正和她的上司一起在绿茵阁咖啡厅,陪两个客户在聊天谈生意。是一宗较大的业务,否则也用不着上司出马,但也不排除上司喜欢跟她外出的嫌疑。她的面前是一杯奇摩咖啡,她最喜欢的味道。舒缓轻柔的音乐若有若无,恰到好处的黯淡将整个咖啡厅晕染得浪漫而富有情调。

正谈到紧要处,只差价格问题没有达成共识,正是谈判的白热化阶段,所以当她接到电话时,并不以为意,根本没听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隐约听得一个年轻的女子焦急的声音“你丈夫在我们医院,安全事故,请家属尽快赶来。”她微微一怔,瞬间听到他朗声一笑:“不行不行,我们太吃亏了!”她一急,便立刻收线,双方又僵持了一会,最终谈妥,满意,签字,走人,搞定,她与他对视一眼,交换一个会心的莞尔。

但立刻,她便微微皱眉。他善解人意地拍拍她的肩:“怎么啦?需要帮助么?”她咬咬唇,涩涩地说:“我得去医院,他好像出了点事。”他关切地问:“那么,我送你?”她犹疑了一下,终于点头,坐进车里。

车开得很稳,像一条鱼,在人流车流里不急不缓地滑行。不知为什么,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即使他温暖温润如玉的手掌覆住她,她也没有在意,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却缓缓地将手抽了出来。

她与他,一直都处在这种说不出来的暧昧和温情中。她是那种温婉宁静至极的女子,面容气质姣好,修养也极好。他是那种稳重刚毅的男子,刚离婚,浑身散发着成熟成功男人的魅力,亲切随和,精明能干。调来她公司,刚好做了她上司。两个人从未曾明说什么,但一个眼神的交汇,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自然和默契,足以让彼此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情愫中。

他们把握得很好,既不失亲昵,又不失分寸。她知道,只要她愿意,他会不顾一切接纳她的所有,也会给她所有向往的激情和幸福。他也知道她懂,但是从来都不说破,他不想勉强她,但又不愿意看她淡淡地毫无表情的平静似水的生活。他们之间,那种刻意维持的平衡,仅一张纸的距离,一捅就破,但他们谁也不想轻易碰触。

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致,从她眼前一一退后,让她刹那之间有些迷离和恍惚。车厢里温暖的气息几欲让她错以为事情原本就是这样的,一如她心底某些熟悉和久违的场景,一如少女时代那些美丽青涩的梦境。也许,真的是自己太过柔弱,太过敏感,太过善良?以至于令自己陷在那些莫名的忧郁和伤感之中。也许,是该好好考虑他们之间的事情了。

车停了,她回过神来,淡淡地看他一眼,清澈而纯净。他的心一颤,很是动容。就是她这种不染纤尘的气质和那种淡淡的忧郁吸引了他,让他心甘情愿跟她保持一种纯粹却又绝不纯粹的情感纠结,让他心甘情愿为了她守护,对她体贴细心地呵护。

她将自己纤弱的脊背挺得直直的,迈着细碎而坚定地步子向医院大门走去。她不愿意让人看出她内心的脆弱,即便是他也不可以。在不完全确定双方情感的情况下,她是不会轻易显露出任何让人家难以接受的态度的。一直她都是替别人考虑得太多,就像当初,那么多的追求者中,她唯独选择了与他执手偕老。

那时候她清纯如玉,始终坚守着心底最深最真的情感,淡淡地拒绝了一个又一个对她表白的男生,其中有很多都是极为出色极为优秀的。而他,就那样平凡地、远远低,近乎虔诚地守护着她。从不表白,从不献媚,从不哗众取宠,也从不跟人家有任何冲突。他只是默默地,安静地走在她身边,永远以最低最真的姿态,给她贴心而温暖的呵护。只等她伸手,触摸到的永远是他的细腻和温柔。

当她淡淡地若即若离的态度渐渐疏远了那些跑得最殷勤,说得最动听的男生时,暮然回首,她发现他正以一份隐忍和执着,始终如一地站在她身后,那份安全和舒心,令她毫不犹疑地选择了他,将自己完全托付给了这个值得信赖值得交付真心的男人。虽然,他看上去那么平凡,做着一分平凡却有些危险的建筑工程。

当她推开门,看见病床上那个浑身被包裹得体无完肤、面色惨白的男人时,她的心,霎时间被撼动,仿佛心中一堵坚不可摧的墙,突然之间坍塌,她甚至觉出自己竟在微微颤抖。只知道他是工程师,只知道他负责一个又一个市建设工程,只知道他用一副厚实的双肩撑起了家和自己的全部。却不知道原来他的工作也是有危险的,原来他每天都生活在那么多的安全隐患之中。而自己,从来都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营造的温暖和温馨,从来都不曾了解和过问他的工作和生活。那么,他每天是在用怎样的坚强和隐忍,一点一点地付出,却不求回报?

她软软地走近那张被白色铺满的小床,扶着床弦,支撑自己坐下来。看到他头上被纱布缠绕了好几圈之后还有血丝沁出来,鼻子里插着管子,手上还在输着点滴,不,应该是在输血!鲜红刺目的血液,顺着管子一滴滴输入他的体内。那么,他该是受了很重的伤!否则,怎么会这副样子?他从来都不会在她面前哪怕是皱一下眉头!他从来都不会在她面前显出一丝丝的疲累和不快,总是把家里家外的事情打点得不需要她操一点点心的呵!

可现在,他居然紧闭双眼,皱着眉头,牙齿似乎咬得很紧,嘴角隐隐抽动着。他是有多痛,有多难受,又是在以怎样的毅力忍耐着这些疼痛和苦楚呵!她看着那张微微扭曲的苍白的脸,觉得有些陌生,又那么遥远。是不是自己心底早已不爱他了,或者,从来就没有爱过他?他的脸为何有些粗糙,又有些憔悴?还有,为何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那么多细小的痕印,她却从来不知道?

她伸出手,正想去舒展他紧皱的眉头,却听得他低哼一声,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她似乎吓了一跳,却又有些喜悦:他到底还是醒来了!看到她,他的心里觉得很安慰,很温暖,看到她满眼都是担忧,他低沉着嗓子居然说:“我没事,没吓到你吧?”她的眼眶一热,泪水不自禁地奔流而出,心内百味杂陈,只呆呆地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他慌了,想伸手为她抹去眼泪,一动却扯到了伤口和输液管,哎呀一声,疼得他复又皱眉。她也慌了,赶紧打开被子看他的伤口,喃喃着,泪珠纷纷落到他满身血痕的胸膛上,一颗颗,如珠坠落。他伤得比想象中的要重,满身都是被刮伤和挂伤的痕印,虽然经过处理,仍是触目惊心地淤青着,一道道血痕。

他尽量平静地说:“没事,今天跟老彭去检查质量的时候,他踩空一脚,我去拉他,他抓住了竹竿,我自己没用,跌下三层,擦破点皮,脚跟粉碎性骨折而已。很快就好,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段时间我不能动,要让你受累了。对不起。”他眼里竟然露出一丝歉意。

她的眼泪再也收不住,心开始疼得厉害,这样的一个男人呵!自己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在考虑她,而她,想的又是些什么?!她羞愧得无以复加,仿佛这会才认识面前的这个男人一样。想到婚后的两年多来,他不擅甜言蜜语,也不擅故弄玄虚,只将对自己的那份爱意融入到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他心疼她,几乎不让她做任何事情。大小事情,他默默地一肩扛着,无论有多艰辛,无论有多繁杂,他从来不说,也从不让她插手。

只要知道他们两口子的人都说她的命真好,找了一个如此贴心如此温柔的老公,可以做甩手掌柜,万事不忧。她只是淡淡地一笑,从不往心里去。也许,她已经习惯心安理得地承受这份碎碎念的爱,习惯将这些琐屑的爱意忽略不计了吧?又或许,自己心里,从来就没有让他与自己平等过,他的爱,就应该是这样近乎卑微的低姿态吧?

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不能做任何事情了。而她,是他的老婆,理所当然地要承担起看护他的责任。尽管她什么也不会,尽管她很惶惑,也有些不是很愿意。然而,他的父母在乡下,年事已高,总不能再叫老人家多一份担忧和负担吧?她的父母,都在国外,也不可能一下子飞回来帮她照顾他吧?况且,一直都是他为她打点和处理家里的一切,作为家庭的一份子,她是怎样也推卸不掉这份责任的。

看着他虚弱却尽量表现出强势和若无其事的样子,她很受感动,也在心底为自己加油。等他睡好,她便赶回家,去买骨头煲汤。医生说要增加骨头的营养,帮助骨骼恢复。她匆匆去到商场,徘徊良久,最终微红着脸咨询了柜台营业员,好歹买了一些大骨和红萝卜,又在热心的营业员的建议下,买了一些健康营养又实惠的物品。拎着沉甸甸的袋子走出商场,她才知道重。想起每次出去逛街,他是那么自告奋勇地承担起搬运的任务。她总是不知不觉地买,最后,都是他大包小包地拎。而她,从来都不用操心付款,也不用拎一点东西,两手空空走在他前面,习惯了,仿佛身后跟着的不过是个司机或是工人。而现在,不过买一次,便觉出其间的难处和不容易。

回到家,她开始试着煲汤。进到厨房,对着一大堆锅碗瓢盆发愣。是用什么东西煲汤的呢?怎么每次她都那么习惯早已为她舀好的那一碗,安心地喝下去?这一次,她该怎样做才能像他一样,为他煲好一碗呢?正发愁间,电话响了,却是上司。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那端,依旧是磁性而魅惑的男中音:“你那边情况怎么样?需要我帮忙么?”她心里一热,感激他的关心和体贴。但她又怎能说出自己此刻的困境?

于是她淡淡地谢过,轻轻地挂了电话。目前最大的事情是如何煲汤,其它暂不去管罢。她耐心地打电话问自己的好朋友,经过那边叽里呱啦一大堆说明之后,她笨手笨脚地总算是找对了东西,慢慢地开始熬。看着热气一个劲腾腾地冒出,她的心一点一点地变得柔软起来,眉眼间也多了一丝氤氲。等待汤煲好的过程原来是那么长,那么奇妙,那么兴奋中充满了期待。她可以一边等待,一边想很多事情,包括以前他种种的好。她悉心地盛好,又将准备好的点心和买来的饭菜装好,然后下楼,送去医院。

他已经醒了,日光灯下,他的脸分外的白,也分外的弱,使得她竟生出一丝怜惜和疼爱。看到她将准备好的饭菜一样样取出来,他的眼睛都直了。除了欣喜,更多的是疑惑和感激。他实在猜不出来她是如何用那双不染纤尘的小手,与那些锅碗瓢盆磕碰之后做出来的。姑且不论味道如何,仅是那一份心,就足以使他感动到落泪了。

看着他吃惊且难以自抑的跃跃欲试的表情,她满足地微微有了笑意。头一次,笑得那么由衷而释怀。捧起自己亲手熬制的骨头汤,她一口口地喂,他一口口慢慢地喝。他深深地望住她脸上飞起的两朵红云,望住她嘴角微微露出的笑意,心底不自禁地感慨万分。

他何尝不知道她跟她上司之间的事,又何尝不知道她是那么不善于说谎和掩饰自己的言行。他很想责问她,也很想呵斥和辱骂她,可看到她那么清纯忧郁又无辜的眼神,他又怎么能说出口!所以他一次次忍让,也一次次在心底原谅她。他知道她是个心地善良单纯的女子,也知道她不是个决绝而无情的女子,他知道她内心的挣扎和苦闷。只是他那么爱她,爱到极致,爱到无悔无怨,爱到他的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所以,他又怎么能说出伤害她的话?哪怕是问清楚他们之间是否真的还能过下去,他都无法开口。他只好沉默着,依然倾情为她付出整个身心,依然把她捧在自己的掌心,只要她快乐,只要她幸福,那么,他所作的一切不就有了意义么!

他甚至不敢告诉她,今天她坐在车里跟上司出去的时候,他与他们的车擦肩而过,亲眼看到他们之间那种自然亲昵的样子,所以才在工程检查的时候魂不守舍,同事一个闪身,他去拉他,自己却一失足跌落下去的。当他坠落的瞬间,居然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居然觉得那未尝不是另一种成全和解脱。只是出乎意料的,他受了重伤,而她,留在他身边照顾她,并且,是发自内心地关心和体贴。平时什么都不会的她,居然还能像模像样地煲一碗汤,喂给他喝。也许,上苍是公平的,在他身体下坠的同时,一份感情回升,重新回到属于他的范围之内,那么,竟是这一跌,也值得?!

而她,又哪里知道这些!当坚强能干的他如孩童般无助地躺在那里时,她似乎觉得自己的天空瞬间失去了光泽,也失去了依靠。然后,内心的柔软和母性被一点点唤醒。她知道此刻的他是多么需要慰藉和温暖,而她,唯一能给的,就是陪在他身边,给他所需要的温柔和温暖。

看到他嘴角有一丝残羹,她自然而然地伸手为他抹去,他眼中闪过奇异的光彩,脸色异乎寻常地红润起来。他艰难地缓缓抬起自己受伤的手臂,一点点地靠近她,缠满绷带的手紧紧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在自己脸上来回摩挲。她愣怔一下,想缩回,却终于放弃,任由他一遍遍地抚摩,一遍遍低唤她的名字,热切而深情。她的脸莫名就红了,漾起一个略带羞涩的微笑,嗔了他一眼,却不由自主地反手捉住他的手,撅着嘴低声问:“弄痛你了没有?一定很痛吧?”

一股暖流自指尖传递,在他的体内奔涌,在他的心底跌宕起伏。有多久没有如此默契而会心地问候了?有多久没有如此倾心地甜蜜和关爱了?波澜不惊地日子平淡似水,流走了往日多少柔情和蜜意?流走了多少朝夕相处的欢乐与相亲相爱的点点滴滴?又流走了多少个无言背后的沉默与孤寂?无奈与猜疑?只这一笑,他便清楚地知道,她仍然是他的那个她,是那个任性撒娇给他带来无尽温暖和爱意的那个她,是他心底最真最爱的那个她。

他慢慢收回手臂,将她轻轻地搂在自己胸前,下颌抵住她散发着清香的如瀑的黑发,无比轻柔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仿佛在哄婴孩入睡。他知道,以后他会做得更好,也许可以试着将日子过得浪漫有情调一点,也许可以将平淡过出一份别致,也许可以让自己热情一点,将他们的生活打点得多一些激情和温馨,让她过得充实而温暖,让她脸上多一份自得而甜蜜的笑意。

静静地靠着他厚实温暖的胸膛时,她才恍然大悟自己为什么一直游离在上司给予她的温情之外,原来心底潜藏的那份爱,早已容不下任何人!她娇媚地俯身,静静地谛听他低缓而奔突的脉搏,感受他轻柔的触摸和怜爱。她的心,也渐渐沉淀下来,一如既往地觉出那份安心和祥宁。电话响起,她看看号码,再看看他,后者是信任和宠溺的神情。她浅浅一笑,摁掉了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电话,也摁掉了一份别样的温情和暧昧,只是反身抱住他。

他满足地闭上眼,轻叹一声,贴紧她娇俏温软的脸,用力搂紧她。整个房间静得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空气中流淌着缱绻温柔的气息。月色透过窗帘,将一抹梦幻的轻纱斜映在两人暖心的微笑的嘴角上,那么氤氲,那么静谧,又那么甜蜜……

画外:他就站在门外,隔着门拨通了她的电话,他只想告诉她,如果有什么需要,他会不遗余力地帮助她,没有任何奢求。可她挂掉了电话。他着急,他伸手,想拉开门走进去。眼光却透过门上的格子,看到了那一对相拥的深情,看到了她脸上那份恬淡温婉的笑意,看到了他们之间那份随心的自然和温馨。他顿住,默立半响,然后,转身离去,无息无声……

郑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会给人带来什么危害
小儿良性癫痫的症状

友情链接:

无忧无虑网 | 科学探究实验室 | 全民英雄副 | 莲秀图院船袜 | 充值平台 | 健康周刊 | 女性泌尿道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