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盼盼饮料招商 >> 正文

【今朝小小说】诛杀两端天上宫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27日凌晨,夜色未尽。

食台上,各式各样油腻的鱼肉散发出一股股浓浓的铜臭味。

二楼正中房间里的端方不仅坐享其成,且上等食料未尝则弃之。殊不知馆外有多少百姓正对着灶上的无米之炊而发着愁?多少孩童正因为腹肌难耐而相继死去?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攥紧了拳头,一包紧紧裹着的砒霜捏得沙沙作响。

闪烁的星辰仿佛也在义愤填膺地怒视着岗哨密布的房门,久久不肯隐去。

良久,我咬紧牙关,将砒霜散入了一锅汤羹中。

端起托盘,我誓死如归地踏上了楼阶。

室外,寒风摇曳,冰霜骤降,怎可灭壮士一腔热血?同是资州人,同谋幸福路,遇此岂能冷眼旁观?

独我一人的脚步声回荡在幽静的走廊之上。近了,更近了,屋内的声音愈加清晰,不难听出,端方等人正在商讨逃生事宜。

我逐渐把表情伪装得平静镇定,紧悬的心却在不住起伏。

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却令屋内人提高了警惕,惊慌地问:“谁?”

“送宵夜。”我如往常答道。

直至一声长长的舒气过后,才传出一句:“进来!”

我做了个深呼吸,带门面入。

不知是看出了我有些紧张,还是他对此处处防备,在我转身的一瞬间,他喝住了我,并叫来一个警戒员,让其试菜。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佯装镇定地看着他把菜通通尝下一口,自是不余下那锅汤羹。

端方满脸横肉,依旧掩盖不住内心的狐疑。

不出所料,此人不足数分钟,便脸色俱变,穿肠之痛尽显其表。

见事已至此,我虽不由全身一震,却顾不得端方的掀桌怒吼,犹自冷笑一声,漠然道:“罢了,便是我今日一计不成,他日也必有人与你为敌,夺其命,取其项。那时端族必灭,端方必亡,清政必惶惶不可终日,而兴我中华也!”

看着眼前端方因盛怒而瞪得血红的眼,我再次仰面朝天,哈哈大笑。

欢呼未尽,只听得屋外一阵杂响,三、四十余人狂喊:“端方今日不诛,我等必以尸面世!”

端方听势不妙,顿时脸上煞白怒气亦以惧代之,更是顾不得再对我审判。

我亦愣住,不知屋外所为何事。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我反映过来,一行项披短发、袖套白布的人便气势汹汹的闯入了房内。

见状,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此为反清革命军。

昔时不可一世的端方即刻被吓得瘫作一团,惊慌地爬到床边,拖出一箱财宝,妄以此贿赂众人,竟也不知廉耻地说:“我们是同胞,素相亲相爱,若要关饷,自流井4万白银即日可到。今饶兄弟一命,他日必助各位成事!”

我站在一旁,看着昔日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端方,此刻也露出了欺善怕恶的丑陋本性,更是觉得龌龊不堪。

革命军面露不屑,鄙夷地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你祖祖辈辈献媚敌人,昧下良心,残害同胞,无非妄图世世代代永做大官。你知当满人入官,扬州嘉定之屠杀,及发文字狱等摧残同胞的手段之毒辣,无所不用其权,一个读书人误用一这,轻则入狱,重则杀头;一个百姓不愿剃发,亦格杀勿论,今日当是你血债血还之时!”

言罢,众壮士不顾端方的下跪求饶,将其拖出房门,又于另一屋抓住了早已吓得瑟瑟发抖的端锦,将二人一齐推至天上宫。

起义统领陈镇藩早已端坐于大殿之上,威慑满堂,将满清王朝卖国罪行及端方入川压革命的罪状历历数来,语声激昂,面色无畏,当即宣其死刑。

义军卢保卿、任永森素不理睬二人的跪地求饶,手起刀落将两个罪人送入了黄泉。

次日,资州城内人心亢奋张灯结彩,欢送鄂军整队。

我亦长叹,挥笔写下:

端方已死,满清将亡,中华必兴!

郑州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广东癫痫医院排行榜
癫痫病医院较好的

友情链接:

无忧无虑网 | 科学探究实验室 | 全民英雄副 | 莲秀图院船袜 | 充值平台 | 健康周刊 | 女性泌尿道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