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七乐彩模拟摇奖 >> 正文

【流年】阿刚(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为什么要往米里掺沙,存心坑我一颗牙是不是?”这是阿刚的原话。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大概有一种杀气腾腾的气势,还有就是语气中惋惜、埋怨、伤痛和悲愤成份占很多,但更多的是不服。

阿刚左手捂腮,右手抿着唇角处理不得当所留下的口水,一副疼痛状目视着自己的脚前方。顺着阿刚的视线看去,在一痰混杂着血丝的唾沫星子的中央,我们看到一颗牙正出奇安静地躺在上面。不用说,此牙因为碰了沙子,离开了阿刚的口,掉在了地上,已是面目全非,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从那痰血肉模糊的唾液里看到此牙的一点点残余面目,就着光线正泛着一点半点的白光。

说真的,不止阿刚在那里扼腕叹息,还有我,在为这颗牙感到十分不值,因为此牙正值弱冠年华,竟然断送于一颗沙子之手!为此,在场的小莫,进行了估算,很快他给出了估算答案,“此牙若不是死于非命的话,以阿刚的实际年龄算,那么它陪伴阿刚十年八载,绝成不了问题。”就在这时,鼻梁架一副高度眼镜的小朱发话了:“不就一颗牙嘛,值得你们如此看重?依我看,阿刚是那么年轻,一颗牙“死”了也就算了,大不了再生一颗就是了,没必要议论纷纷,这样下去,到天亮我们还在看着阿刚的牙黯然神伤,而饿的却是自家的肚子”!

这小朱,看他这说话得多没人性,受害者年龄与他相仿,再长出一牙来谈何容易,再说了,此牙的离去,给阿刚今后的用餐带来多少不便,我们可想而知。我正这样想着,小莫对小朱的话不爱听了,“小朱,你知道阿刚的这颗牙死的多可惜啊,这颗牙可是陪了他十几年的,今天饭没吃好,愣是把牙给赔进去了!倘若哪天时来运转,阿刚遇上什么相亲好事,就他年纪轻轻,却偏生少了一颗门牙,想想,多影响形象?我知道,你一定会反驳我说,再补一颗牙不就得了?是的,补一颗牙固然简单,先撇开补牙的高昂费用不说,你说补上的牙能和原牙相提并论么?它缺乏生机,缺乏原生态,和其它牙比较,也不显得实在太人工化?也不觉得太呆板?到那时,哪家的女孩会为阿刚动心?”

小莫、小朱、阿刚还有我,是关系很铁的哥们儿,现在为了阿刚的一颗牙,小莫和小朱已经争辩了好一会儿了。阿刚其实还有另外一名——杨光。“阿刚”只不过是他的别名,头几年,阿刚在学校广播站任职播音员,可他常常因咬字不清,吐句模糊惹来同学们的纷议,最后被迫停职,我们姑且认为这是阿刚的一次身心大解放吧!印象中,本以为阿刚失去这重要一职后一定会哭得死去活来,哪知那天他不但没流半滴眼泪,反而笑得比谁都灿烂。阿刚可是语文老师亲自提拔的播音员,下岗了或许没什么,这事要是让语文老师知道了,岂不是要被气得半死?因为阿刚辜负了语文老师的一片重望。语文老师曾经说过,阿刚音色很纯,在广播方面一定会有所建树的,哪知阿刚后来的声音越来越沙哑。这也许是他的变声期吧!

阿刚不干播音员了,无不让我们诧异,学校里多少人想巴都巴不上的播音职务,阿刚好不容易巴上了,可是干了没多久却又下岗了,下岗后他所表现出来的淡定,没有人不为其称嘴咂舌,于是,“阿刚”便成了他的另外一个名字,阿刚,即刚强的意思。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说阿刚失去一牙后,发生的一些事情!

那天,阿刚特意点了几道硬菜,要我们放开膛吃。可是,阿刚都还没来得及尝尝他亲自点的菜,就被米里的沙子硌掉一颗牙,说实话,我挺为阿刚不值!

就在我们七嘴八舌议论阿刚的那颗牙的空当,餐厅服务员闻声过来了,到阿刚面前时,已是未语笑先闻!这服务员长得很漂亮,眉若柳叶,睫毛弯弯,面如奶酪,一双含羞的眼睛澄澈无比,好似璀璨的明珠,最惹眼的还是她那整整齐齐的白白的糯米牙,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惬意的感觉。面前的服务员,让我们神一样默契的把目光齐刷刷投向她的脸上,很显然,在这所连母猪拱地都能说成是玛丽莲.梦露的高中校园,见到如此漂亮的女孩,真是让我们蠢蠢欲动。

服务员看看躺地上的那颗牙,又看看憋着一脸的火的阿刚,开口了:“你还好吧!实在抱歉,这沙子不是我们掺进去的,我们的大米是从米贩子那里购置的,再说了,我们没必要往米里掺沙,你说是吧!”服务员声音沙沙如叶动,不难发现,这种声音里还带着一种很特别的柔软。或许是阿刚看到了服务员那口洁白的糯米牙,让他愈发来气:“直接把你们老板给我找来,我要跟他算账!就这么不明不白搭上一颗牙,换成是谁,也会心有不甘。”阿刚的话像是火上浇了油。服务员好说歹说,可阿刚那倔驴脾气,怎么可能让他轻易的动摇了自己的念头,于是他一再坚定着自己的话,“我强烈要求你们赔我一颗牙”,随后,向服务员就是一通臭骂。

服务员开始语塞,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小会儿,委屈的回了阿刚一句:“恳求您别再为难我了行不?如果我们老板知道了,肯定会把全部责任怪罪到我的头上,到时候,我那本就微薄的工资,会被削去大半的。而且,我才刚刚来这里不到两个月……要是被老板扣了工资,那么我下个月的生活就难了!”服务员是个直性子人,把自己的难处都说了出来。“你老板扣你工资管我屁事?反正我就要你们老板赔我牙,要不然今天我还就赖这里不走了。”

看着服务员左右为难,我实在看不惯了,于是凶了阿刚一眼:“大家同桌吃饭,怎么我们就没有被沙子硌到,偏生是你?我看一切责任由你自负,这事赖不得别人,再说了,你吃饭就知道东张西望,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应该硌到三颗或者四颗才对,硌到一颗牙已经够幸运的啦!我看事已至此,不要再提它了,因为这事它根本就不值一提。”阿刚被我的话震慑住了,虽然多多少少对我有些不满,可出于我的一脸严肃,他终于没再言语,只好自认倒霉。最后,阿刚往柜台扔了几百大洋买了单,还没等收银员找零给他,就捂着嘴绝尘而去了。

这是高中的某一天,我们在离校不远的一家餐厅用餐时发生的一幕。从那以后,阿刚不知何故,辍学了。再后来,我和小莫、小朱都没有再见到过阿刚。天天在一起惯了,阿刚的不辞而别,我们仨都很难过。

后来,我们在阿刚姑姑那里得知,原来阿刚辍学后就去外省打工了,听说是开采隧道,活儿很幸苦,对于这个消息,我们感到讶异,阿刚平时干事拖拖拉拉,好吃懒做,挥金如土,怎么想到要去打工?我们真担心他那被酒肉喂得微胖的公子爷的身体,会否受得了打工生活的艰苦。就这样,时间在慢慢地向前推移着,转眼间几年过去了,小莫、小朱和我都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为了生活我们不得不各奔东西。以后彼此也就很少联系了。同阿刚却是彻底断了联系,因为他的手机变成了空号,阿刚也没主动联系过我们。

说来也巧,大学毕业几年后,在广东的某条街头,我和阿刚碰面了。他看上去一改昔日年轻,皮肤变得粗糙很多,上唇下颌布满了一些黑油油的胡茬,和雨果的胡子有得一拼。再有就是走路一瘸一拐的,问其原因,说是被街头一群混混揍了一顿。于是我更来了兴趣,“他们为什么要揍你,是你惹了人家吧?”“没错,是我先动手的。那晚我喝高了,见有个染一顶黄发的小子,估计和我一样,也是喝高了,在新世纪联华门口,撒酒疯说浑话话,很是狂妄,我看不顺眼了,于是就把他狠揍了一顿。”“那后来,你就遭到人家的报复?”我好奇的接着问。

阿刚只是摸了摸受伤的腿,然后咧了咧嘴,表现出疼痛、很狼狈状,义愤填膺地说:“那黄毛小子,在第二天晚上,约了一帮人围攻我,无奈我寡不敌众,理所当然吃了他们的亏。”阿刚说完这些,问了我的一些近况,知我在写字楼有了工作,他直夸我有出息,要我再接再厉,有朝一日混出个头来,好以后他在别人面前,也能说说我还有个叫四容的哥哥,是在写字楼工作,月薪还不低哩!接着,他让我千万不要像他一样颓废,没有本事,只会干些粗活儿,无论如何也混不出个名堂的。阿刚的话,着实让我有些心酸,我劝他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要灰心,只要肯努力,会有出头之日的!对于我的话,他只是一丝苦笑,随后便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像极不信任自己似的。

阿刚还问了小朱和小莫的一些情况,知道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工作,日子倒也过得滋润,便让我捎话给他们,让他们一定要等他回来,一年以后的今天,他们的隧道工程也将结束,到时定要同我们好好聚聚。我点了点头,又说,你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给他们,这不是显得更好嘛!阿刚嗫嚅的说,还是你跟他们说好一点,我就不了。我没说再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千万别再惹事生非!好好干,我们等他回来!就这样我和他也就分开了,他回他的隧道,我回我的写字楼。

再见阿刚时是我们放假回家的第三天。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阿刚不是以前的阿刚了,简直判若两人。以前的阿刚尖嘴猴腮,一阵大一点儿的风都可能把他刮倒,现在却长得人高马大,结实多了,看上去还有一股使不完的力气,最明显的是,高中时白皙的脸庞,现在也镀上了一层阳光的焦炭黑,由此,我们想象到了阿刚的艰辛历程。——后来,阿刚结束了隧道的活儿,也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回去同我们聚聚,而是去当兵了。约摸过了一年,我们相遇,阿刚对人卑恭卑礼,很谦虚,看上去成熟了很多。我们都夸阿刚这两年真没白去,是军旅造就了他,是军旅让他脱胎换骨改头换面,对于我们的夸赞,阿刚只是憨憨的笑笑,并不说什么,见我们这样说他,阿刚总会打岔道:我的难兄难弟们,菜马上凉了,都吃,都吃!千万别客气,话毕,他向我们仨一一敬了酒,还往我们碗里夹许多菜,仿佛我们和他根本就是初识一般。

筹光交错,看阿刚吃得津津有味,我们也有了好奇:“对了阿刚,你的缺门牙是怎么补上的?”见我们这样问,阿刚饶有兴趣的说:“嗨,为这一颗牙,我可没少花钱哩!要不是为了成功应聘去当兵,我哪舍得花那一千多块大洋,牙缺了就缺了呗,又不碍事的!”“哦!也是,也是!”我、小莫和小朱都异口同声的回应道。看起来,阿刚这会儿明白了金钱的来之不易,再不会像读书时那么大手大脚,挥金如土了!因此,我们更加肯定阿刚真的成熟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吃完那顿饭,我们把阿刚送到了火车站,看着他踏上去往西藏的列车,我们皆依依不舍地向阿刚挥手道别。对于经过一番军旅打磨的阿刚,有了彻底性的蜕变,我们都很为他感到兴慰。希望他越干越棒。

昨天,我正在上班,接到小莫来的电话,他语气哽咽,泣不成声地说:“四容,在前天,阿刚永远走了,是阿刚妈妈亲口告诉我的,你赶紧回来一趟吧!”听到此处,我的心头顿时涌上一股酸楚,随即泪水如溃堤的洪水,滚滚涌出……

简单收拾了几件东西,我订了回家的机票。在阿刚家的灵堂,有不少人在吊唁,有曾经的语文老师,还有那个被阿刚大骂过的漂亮的餐厅服务员,另外还有许多我不认识的人,他们都着黑色的丧服,在愔愔掉泪。阿刚英年早逝,是伟大的。是市里众所周知的。

某天上午,一个小孩儿不慎落入湖中,小孩儿不会游泳,挣扎着,高呼救命!这事被刚好路过的阿刚看到,阿刚二话不说,也不犹豫,脱了上衣,迅速跳入湖中……

终于,小孩儿被阿刚推向了岸边,幸免一难,脱离了死神的手。可阿刚,在跳入湖中的霎那,头部碰到湖底的一块暗礁,瞬间,湖水有了一片鲜艳的红,是阿刚头部伤口的血,血液在向周围慢慢扩散着,扩散着。阿刚凭着最后仅有的一点余力,救起了落水小孩儿,自己却沉入了湖底,再没有动弹过一下。

看着阿刚曾经的旧照片,我泪水哗哗落下。在整理阿刚的日记时,我们发现,其中有这样一行钢笔字最为醒目: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阿刚,惟愿你一路走好!倘若有来世,我还会同你做一场兄弟!

治癫痫民间偏方
昆明癫痫病重点医院
间歇性癫发作主要原来

友情链接:

无忧无虑网 | 科学探究实验室 | 全民英雄副 | 莲秀图院船袜 | 充值平台 | 健康周刊 | 女性泌尿道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