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厦门卫生人才 >> 正文

【流年】幻爱(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自从有了离开家的想法,贺颜的脑海中就出现了扬州。也许是读书时被那句“烟花三月下扬州”的诗句给迷住了,从那时起,她就喜欢上了扬州。这也是她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毅然到了这里的原因。她一直觉得自己居住的中原城市太过于枯涸,没有水,山也是那么的坚硬。城市里满是尘土的味道,人与尘并存,她的心也被尘土包围了,她有些窒息。虽然她知道,令她压抑的不是城市本身。

到了扬州的第三天,贺颜就凭借着姣好的容貌与北京知名大学的文凭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每个月的工资足够应对房租与日常开销,虽然不是高薪,但是贺颜还是很满足。

终于离开了那个富丽堂皇的家,有了自己独立的生活空间。贺颜并不在意工资多少,只要有一份工作就可以了。她不缺钱,那个生她的男人在她的银行卡上存的钱有多少了,她从不问,她不愿意与他讲话,更不愿意叫他一声“爸爸”。

公司在三楼。闲时,贺颜总是端杯咖啡站在窗前,看着楼下过往的行人。她总能一眼就看到快餐店门口的男孩子,身着黄白相间的工作服,抱着快餐箱进进出出的,忙得乐此不疲。

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他呢?贺颜回忆着。在这里工作已经半年了,不经意间,就从万物复苏的春天走到了繁华绚烂的盛夏。每天下班后,她喜欢慢慢地走,轻轻地嗅着空气中香甜的水汽和三月的花香。一个人的城市,她有足够的时间,并不急着赶公交。所以,她的脚步从来都是从容的,像是故意放慢,又像是在独自思考什么而忘记了加快行走。贺颜知道这都不是,而是她在静心品味这个新的城市,以及城市里的人。

公交站台就在公司不远处,很快就到了。上车后她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车窗外那个男孩子把快餐盒饭放到送餐员的车上,他总是带着温暖的笑容,很快乐的样子,转身的背影在夕阳的余辉中朦胧而伟岸。贺颜一瞬间很想真实地贴近他的笑容,她的心动了一下,猜想着这个男孩子的状况,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见到有朋友找他,从早到晚他都是一个人在忙碌着,他应该是没有朋友吧,也许和她一样,是喜欢这个城市才来到这里工作的。

贺颜很想接近他,方法也很简单,去那家快餐店吃饭,或者是要外卖,假装若无其事地走过他的身边,这样就可以近距离地看到他了。在下定决心之前,她又有些紧张,如果这是一个爱情故事的开端,如果,爱情中那个男主角像父亲一样,她的心会不会像盈满的气球,瞬间暴裂呢。她竟然有些惧怕地转过头去。轻轻笑了一下,连故事都没有开始她已经设想了结局。

然而相遇的方式却不是贺颜想像的那样,不但不浪漫,而且还有一点狼狈。

那天快下班时,公司临时有个广告创意需要修改,等她把修改好的邮件发到指定邮箱时,早已过了末班车的时间,下楼才发现外面下了很大的雨。贺颜没有伞,也打不到车,只好冒雨行走。路过快餐店门口时她还是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转头看了一眼。没有了那个背影,一时间贺颜竟然感到莫名的失落,心好像被雨水淹没,竟然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泪水还没有落下来,雨却停了。她好奇地向上看,昏暗的天空变成了一把黄色的雨伞。那个男孩站在贺颜的旁边,举着那把伞,递上一包纸巾,微笑地看着流泪的贺颜。

后来在一次约会中,贺颜问起他们第一次面对面的情景。

她问,为什么要送上一把伞,是同情她还是早就注意到她了?

于翔说,早就注意到了,你总爱盯着我看,无论是在楼上还是公交车上。

贺颜羞涩不已,继而狡辩着,我哪有看你,我是看楼下的花坛,看公交车边的店铺名字。

于翔坏笑,在雨中行走时还不忘记看我一眼,还说没有?

贺颜的脸红得像天边的那朵晚霞,追着于翔扬起拳头。

『二』

雨,是江南婉约的风景,绵长的雨打湿了思绪。

于翔那天一直站在玻璃门后面,他想等雨小点的时候再回去。这时,就看到了雨中行走的贺颜。在大雨中,她的身影孤单无助,楚楚可怜。于翔突然产生了想保护她的念头,拿了一把伞就冲了出去。

贺颜只是习惯性地回头去看,却不曾想,那场雨让他们以独特的方式相识。贺颜的头发上滴着雨水,狼狈地不敢去看于翔的眼睛。他就站在她的面前,那个她预谋的近距离相见,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贺颜接过纸巾时,内心坚强的壁垒也轰然坍塌,她感动于异乡的这份微小的关怀,一个微笑足以暖了她的孤独。

于翔和贺颜都来自中原,相同的地域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于翔读的是市场营销专业,刚刚毕业。他的理想是锻炼两年特积累些经验,然后开一家自己的公司。于翔面容俊朗,眉宇柔和,嘴角总挂着一丝不经意的微笑,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亲和力。

爱情来得猝不及防,贺颜觉得像在梦中一样。

于翔厨艺很好。他说从小就开始做饭,形成了习惯后,渐渐演变成了一种爱好。贺颜带于翔去她租住的公寓,于翔在厨房忙碌着,贺颜窝在沙发上看一本本时装杂志,直到饭菜的香气扑鼻,她悄悄来到厨房,从后面环住于翔的腰,她感到自己触摸到的是最真实的幸福。饭后,于翔冲好了咖啡送到贺颜手上,两个人趴在床上看电影。贺颜时常会愣神,不相信爱情的她,竟然会这么快接受了于翔。

从天而降的幸福让贺颜有些患得患失,她问于翔会爱他多久,会不会再爱上别人?于翔就皱眉,然后温暖地一笑,吻向贺颜澄澈的眼睛,傻瓜,于翔今生只爱贺颜,没有别人。贺颜闭上眼睛,在于翔宽厚的怀抱里沉醉着,久久不愿意醒来。

时间久了,贺颜也渐渐了解到于翔的一些家庭情况。他五岁时父亲就因病离开了,母亲在北京打工,很少回来。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近两年奶奶身体不好,生活更加窘迫。在扬州读大学时,生活费就是兼职挣的钱。前段时间奶奶病重,没钱医治,想让他回去见最后一面。他刚工作没挣到太多的钱,心有余却力不足。

那个月色如水的晚上,于翔说了许多他的小时候的故事,他的家境,声音低沉着,有些哽咽。贺颜却早已泪流满面了。

贺颜一直觉得自己的家庭是不幸福的,只有金钱没有亲情。与于翔相比,他好像在这个城市中更加孤独,还有如此大的家庭重担。贺颜想帮助于翔,却又不想伤及他的自尊。她轻轻挽住于翔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上,静静地倾听着一个孤独无奈的男孩子深藏于心的话。于翔红了眼眶,用双臂紧紧拥抱着贺颜。秋风吹拂,岸边的杨柳轻柔地摆动着身姿,疼惜地看着两个惺惺相惜的身影。

恋爱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分开一秒好像是一天。每天下班前,贺颜都会站在窗前,看到于翔正好也向她张望着,温暖的笑容温暖着贺颜的心房,她也会回之以微笑,心狂跳着、甜蜜着。很快,贺颜的这一行动就被同事发现了,问贺颜看到了什么,也好奇地向楼下看。贺颜就笑,楼下在她的眼中有爱,有幸福。在同事的眼中或者是再平常不过了。

『三』

于翔回去看了奶奶之后,对贺颜又多了份感激。

他说,贺颜,给奶奶治病的钱我会还你的,你给我一点时间。

贺颜对她一瞪眼,佯装生气,好啊,可是有利息的,而且很高哦。

于翔有些窘迫,好吧。

贺颜笑得弯下腰,你可以用爱来还啊,好好爱我,就减息免本。

于翔恍然,我的爱那么值钱啊,我怎么不知道?

贺颜白他一眼,你的爱只在我这里值钱,别的地方,无效。

于翔没有家里的经济支持,他打工的收入维持生活可以,如果要送礼物、买鲜花就显得捉襟见肘了。每次出去吃饭、看电影,结账时于翔都面露难色,贺颜会抢着付账。于翔一开始觉得不好意思,脸总是红红的。后来,贺颜就总是趁着于翔不注意时把帐结了,或者是事先买好了电影票。贺颜生日时,于翔买了一束鲜花,问贺颜想吃什么?贺颜说已在西餐厅订了位置,想要和于翔过一个难忘而浪漫的生日。

这也是于翔第一次出入这么高档奢华的西餐厅,结账时他看着帐单上数额时有些呆了,诺诺着不知说什么。贺颜自然体谅于翔,交给服务台一张卡,尽量不拿厚厚的现金伤害于翔的自尊。她捧着鲜花,挽着于翔的胳膊,你又欠我一次了,加倍用爱去还我吧。于翔就羞涩地笑,贺颜喜欢看他的笑,温暖亲切。

贺颜像许多都市小资一样,追求浪漫情调,喜欢不经意间的惊喜。她注重生活品质,无论是饮食还是衣着。于翔则不同,他来自中原农村,家境贫寒,没有机会让他享受奢华的物质生活,经济只能维持生活,更不要说情调这种虚无的东西了。恋爱之后,贺颜的生活方式也加于了于翔,她改变着他,从衣着到生活方式。受贺颜的影响,于翔感觉在扬州读书四年,又工作了半年,直到认识贺颜之后,才真正融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中。于翔原本就是身材挺拔,面容俊朗,经过衣着的装扮,俨然就是城市白领,与贺颜一起出入于高档餐厅、商场,引得人们侧目称赞。

直到那个周末,贺颜挽着于翔在江边散步时,偶然遇到公司同事,躲避不及的贺颜介绍了于翔。第二天,公司同事都知道贺颜谈了男朋友,而且还是一个配送外卖的打工仔,除了模样之外,家境、学识、能力都不及贺颜。同事们很是不解,各方面条件优越的贺颜怎么会看上一个一穷二白的打工仔?要她再认真思考思考。贺颜只是淡淡地说,相信缘份,与贫富无关。

两天之后,贺颜才知道了于翔被围困的事情。那天下午下班,一位同事故意让贺颜帮她改一个文稿,另外几个男同事先行下楼找到于翔,盯着他看了半天,又问了几个奇怪的问题。于翔心不在焉地回答着,配发了外送的盒饭之后,就匆忙进入餐厅不敢出来。

这些事情,于翔没有告诉贺颜。贺颜对于翔的爱更加重了几分。他不像她家乡城市里的男人,他们大多看中的是她的外貌与家境,急于想得到认可,表达方式过于虚伪,少了真情流露。于翔不是这样的,他是内敛温和的男人,坚强地承受生活中的不如意,不抱怨,不絮叨,就连受到了委屈也没有向贺颜说起过,呈现给贺颜的依然是温暖的笑和真实的快乐。

贺颜要把她的爱情公之于众,不再成为别人私下谈论的秘密。下班后,她早于其他同事下楼,躲在门口一侧,看到同事们出了公司后,她快走几步超越了他们,径直来到路对面的快餐店前。于翔刚把一箱盒饭放入送餐员的车上。贺颜走上去,温柔地挽住于翔的胳膊,细心地用手拉平了他的工作服,轻声地问累不累,一副小女人的柔婉神态。

身后传来同事们一阵唏嘘、叹息,还有不解的目光。

于翔的心情有些沉重。他思考着,自己究竟爱贺颜什么,能给她带来什么。真的如贺颜所说,他可以以爱的名义,毫无愧疚地让贺颜替他买单吗。

就是于翔不说,贺颜也能读懂他隐藏的心事。

贺颜说,于翔你想现在有一家自己的餐厅吗?

于翔一愣,我现在的收入连一间房都买不到,贺颜你开什么玩笑呢。

贺颜说,我没有开玩笑,是真的,我可以帮你实现梦想。

于翔好久没有说话。贺颜也不说话。他们看着落日中的河水由金色变成墨绿,直到模糊不清。

『四』

贺颜不是轻易向人畅开心扉的女人。贺颜也不是轻易做出决定的女人。

二十岁之前,她是活泼无忧无虑的,也憧憬过爱情。

那时,她是家乡小城富甲一方的大小姐,北京知名大学的学生。有父母的关爱与呵护,高傲的她拒绝了众多的追求者,她的内心是浪漫的,希望有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不是相亲,也不是联姻,更不是校园里的临时爱情。最好,像琼瑶剧中的那样,不经意的邂逅,没有早与晚,他就等在那里,带着温暖的笑。

那年暑假,她回到家才发现了家庭的异样。父亲总不回家,偶尔回家一次,也是板着脸,短暂的停留一会儿,走时不免和母亲争吵。母亲就偷偷地落泪。她问时,母亲总是避而不谈。后来才从姑妈口中得知,父亲有了外遇,而母亲坚持不离婚,要等贺颜回来。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半年。

贺颜突然感到天黑了下来,她心目中那个把妻子女儿放在第一位的父亲,怎么会爱上了别人?在她的记忆中,父亲与母亲好像连吵架都没有过。那个夏天,这场离婚风波在小城里闹得风风雨雨,父亲为了与母亲离婚,答应了母亲的所有条件,包括公司的一半股权,也包括贺颜的抚养权。母亲好像是赢了。因为贺颜看到母亲疲惫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笑容,抱着贺颜反复说话,连以后找个什么样的男孩子也叮嘱很久。

直到现在贺颜也一直后悔没有一晚上陪着母亲,要不,她就不会喝下农药了。母亲死后,贺颜对父亲的恨加剧着,她发誓永不原谅父亲。

这是贺颜第一次对于翔讲自己的家庭,自己内心的痛。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没有人看到这个安静甜美的女孩子内心的挣扎。于翔把外衣披在她的身上,紧紧搂住了她颤抖的肩膀,安静地倾听。

贺颜说,母亲离世之后,她的抚养权又重回父亲手中。她讨厌看见他,暑假没结束就回了学校,再也没有进过家门。父亲去学校找过她,她避而不见。直到毕业前的一天,父亲才辗转找到她。两年后再次见到父亲,他苍老了许多,往日意气风发的商海巨人在贺颜面前没了神采,他几乎在用乞求的目光求得她的原谅。贺颜这才知道,父亲对于母亲、对于她的愧疚竟然如此深,他内心承受的煎熬远比贺颜要多。他疼爱了两年的儿子,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事败后那个女人卷走了不少存款,带着孩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听到这些的时候,贺颜心中一震,但她转瞬又恢复到了无动于衷的漠然。毕业后在父亲身边生活了半年,她的冷眼,她的恨从没有消失过。她无法原谅父亲,她认为是父亲的自私毁了原本幸福的家庭,让她们的母女之情成了隔世之痛。

治疗腹痛癫痫的方法
青春期女性癫痫病症状
普洱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友情链接:

无忧无虑网 | 科学探究实验室 | 全民英雄副 | 莲秀图院船袜 | 充值平台 | 健康周刊 | 女性泌尿道感染